icon

千年寻仙

奇幻冒险新式回合手游

特战猎人

作者:千年寻仙运营团队

赫伯特是家中独子,出生于诺曼帝国一个偏僻的小山村。那里群山环绕,与世隔绝,鲜有外人进入。

和其他孩子一样,赫伯特从小就听过热闹非凡的诺曼帝都以及猎人们精彩的冒险故事,他渴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一名的猎人外出游历,即使他还无法意识到“猎人”这个词意味着什么,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憧憬外面的世界。

赫伯特度过了几年快乐的童年时光,直到他八岁时觉醒了那双红色瞳孔。

从此,赫伯特就能在漆黑的夜里看清周围的事物,包括看到一些奇怪的人影和扭曲的空间,与此同时,他还拥有了不逊色于成年人的强大力量。然而,这些“异能”是建立在赫伯特本身也无法接受的痛苦之上的。每到满月之时,赫伯特便无法抑制那不知源自何处的疯狂,他会发了疯似的攻击身边的所有生物,被他攻击的既有童年的玩伴,也有凶猛的野兽,这让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怪物。

为了缓解病情,每隔一段时,父母就会送他去小村唯一的医生那里检查,注射一种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名字的药物。

很快,赫伯特的事情便在小村里传开,村里没有人见过这种与生俱来的红色眼睛,人们认为赫伯特会给村子带来厄运,并将其视为诅咒,甚至在私下流传出“厄运之子”的名号。

渐渐地,赫伯特开始被村里的同龄人孤立、欺凌,甚至连大人们都用异样的眼神看待他。庆幸的是,赫伯特的父母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,反而给予了他更多的关爱,为他建造了一个温暖的避风港。

就这样,赫伯特在小村度过了十五年,直到万事俱变的那一天。

那天是平安夜,也是满月。赫伯特如同往常一般前往医生家里检查,并捎上了自己家种植的苹果作为平安夜礼物。

路上,赫伯特看到家家户户门前的树上挂满了红色袜子和五彩气球,大家围坐在庭院内那张摆满了丰盛晚餐的饭桌前,旁边就是烧得正旺的篝火。在昏黄的火光下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温暖的笑容,即便是看到赫伯特,他们也露出了往常不予的笑容。

但这让赫伯特内心更加难受,他加快脚步向医生家里走去。

很快,赫伯特顺利到达了目的地,并见到了医生。

医生接受了赫伯特一家的馈赠,但他并没有主动上前,一直站在房间的阴影里,似乎是为了躲避刺眼的灯光。感觉到医生不像往常的热情,赫伯特略感奇怪地往里看了一眼。

他看到了医生略显疯狂的脸孔露出了可怕的笑容,往日温和的脸上冒出了难以名状的青筋,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条正在蠕动的蛆虫。五官因为过于压抑而变得越加扭曲,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藏在医生的身后,如同幽灵一般冰冷地注视着他。

赫伯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一种莫名的恐惧涌现在他心中,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。

这时,医生向赫伯特招了招手,示意他过来。

赫伯特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正在向他逼近,于是假装没有看到扭头就跑,一直跑回家中,在父母的注视下将自己锁在房屋内。

那些东西又出现了!赫伯特躲在被子中瑟瑟发抖,苍白的脸上冷汗直流。

不一会儿,他听到了父母的敲门声。但他害怕极了,于是假装睡着没有听见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赫伯特再一次听到了敲门声,但这一次并不是敲他房门传来的声音,而是庭院大门。

那声音沉重而响亮,仿佛要穿透厚重的大门钻入人心,但奇怪的是,本应该热闹非凡的平安夜除了敲门声却意外安静,就连平时会在夜晚叫喊的野猫也不见了踪影。

赫伯特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,他隐隐约约听到了父母起床向庭院外面走去的声音。

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家人的安危让他战胜了内心的恐惧,他蹑手蹑脚地下了床,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,接下来他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。

小村远处被熊熊的烈火笼罩,汹涌的火舌照亮了半片天空。尽管赫伯特一家还未被火焰吞噬,但四周的火势正不断向这边蔓延。在门口处,父母正竭尽全力抵抗不知一群不断撞击着庭院大门未知的生物。

赫伯特不顾父母让他离开的劝告,想要上前帮忙,但就在这时,本来已经岌岌可危的大门终于倒塌,外面的事物终于冲了进来。

那是失去了自我意识的村民,他们宛如行尸走肉般,扭曲的脸上暴起之前在医生那里看到的青筋,在那些村民的背后,赫伯特看到了一个个虚幻的人影,最令他感到可怕的是,这些村民拥有一双与他一样的血色瞳孔!

蜂拥而入的村民瞬间将赫伯特的父母淹没在人群之中,鲜血染红了大地,他的父母很快便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赫伯特发出愤怒的吼叫,朝着这些怪物冲去。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赫伯特将眼前的怪物纷纷击倒,明明只有十五岁的少年,此时体内却迸发出了令人难以相信的力量。

当赫伯特终于把眼前的怪物一一清理,倒在地上的双亲却突然站了起来,他们神情和那些村民一样的疯狂,而在他们身后的影子,此时露出得意的笑容,仿佛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。

面对失去理智的双亲,赫伯特却怎么也下不了手,他只能被动防守,来回逃窜。不一会儿,他突然想起一件事,今天是满月,而他今天因为胆怯没有注射医生的药物!

果不其然,赫伯特很快失去了理智,发了疯似的攻击眼前所有的事物……当他最终清醒,小院周围重归平静,十几具尸体分散在他周围,他们都是死去的村民,还有他的双亲……

他含泪将这些尸体掩埋,然后失魂落魄地呆坐在一旁,人生在这一刻仿佛失去了意义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精神即将崩溃的赫伯特看到一个身影在火光中从容走来,他一只手拿着长剑,那些向他冲去的怪物被轻描淡写地斩杀,在明艳的火焰里,赫伯特看到那些藏在村民之后的影子被彻底消融。他另一只手举着一个火把,每到一处就放火点燃,将那些逝去的生命火葬。

那个人看到了失去一只手臂的赫伯特,语气平淡地说道:“只丢了一条手臂,还不赖。我正在追捕一名藏匿已久的鬼族,这里是它其中一个据点。你是村里唯一的幸存者,如果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,可以跟着我。”

说罢,那人未等赫伯特回应便转身离开,朝着远处走去。

赫伯特似乎有些明白了猎人存在的意义,他站起身,坚定地迈出了步伐:

杀尽鬼族,不论付出什么代价!